皮城新闻网

信托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财经 > 信托 > 充分发挥信托制度优势发展养老信托

充分发挥信托制度优势发展养老信托

本报记者 胡萍 信托业回归本源出路何在?在转型需求日益迫切的今天,各家信托机构都在加大探索和实践的步伐。 “信托的规模以及影响力足够大,而且随着经济的发展,信托机构和信托机制将会得到长足的发展,这符合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方向。”中国信托业协会智库单位北京大学国家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金李告诉《金融时报》记者。 今年两会,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的金李提出充分发挥信托制度优势,大力发展养老信托的提案;在6月11日中国信托业协会召开的一次内部座谈会上,他结合信托业回归本源趋势,对信托业发展机遇提出分析思考。 信托机制灵活 可肩负金融创新职责 2020年,信托行业积极响应监管号召,持续压降资产规模。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,全国68家信托公司受托资产规模为21.33万亿元,环比持续下滑,但降幅持续变缓。 “作为银行之后的第二大资产门类,即便在有意控制规模的情况下,信托业仍保持快速的发展; 而且几十年来经过七次治理整顿,信托业仍然顽强发展,可见信托公司具有极强的生命力。”金李说,从国外实践来看,随着经济的发展,信托机构和信托机制也将会得到长足的发展,符合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方向。 信托本身具有制度灵活性,可以打通不同类型和久期的资本市场,这一点在金融行业分业监管态势下,是别的金融机构和产品很难以企及的。因为其机制灵活,信托行业长期以来肩负着国家金融创新试点的重要职能。在金李看来,由于信托受到严格监管,门槛也较高,对合格投资人的较多要求,其目标客群规模小,集中于高端人群,承受市场波动和政策变化的能力较强,所以,利用信托机制的高门槛进行一些创新试点,可能比通过商业银行要更加稳妥。 面对当前金融业的开放大势,金李提出,金融机构需要在政策上和关键业务的实践上有一定的储备,以更好地应对金融行业全面对外开放。就信托实践而言,仍然需要在制度突破上有更多的创新思路。 发展养老信托 强化养老第三支柱 鉴于信托所具备的制度优势、创新力和生命力,再加上养老产业的市场需求,金李认为,信托公司与养老行业商业化发展的契合度较高,未来对于打造养老第三支柱将发挥巨大作用。 根据《“十三五”健康老龄化规划》,到2015年,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已达2.22亿人,占总人口的16.2%,65岁及以上人口达1.44亿人,占总人口的10.5%。“十三五”期间,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平均每年约增加640万人,到2020年将达到2.48亿人,占总人口17.8%左右,独居和空巢老年人将达1.18亿人,老年抚养比将提高到28%左右。 “照此推测,到2050年,中国老年人将达到4.37亿人。届时,平均每三个人当中就有一个是老年人,养老形势严竣,必须受到高度重视。”金李表示,在欧美资本市场中,大型养老机构是支持私募和风投等创新资本的最重要力量之一;在我国,以信托机制建立商业养老模式也具有广阔前景。 对于如何利用信托机制优势开展养老信托,金李建议,一方面,信托机制作为一个抓手,可以用资产证券化的方式盘活大量存量资产,引导大量社会资金进入养老相关行业,提升养老市场的规模和质量;另一方面,应关注并带动整个养老经济相关产业链的快速发展,充分发挥和提升第三支柱的力量。 业内普遍认为,养老信托是信托公司的核心本源业务之一,但其推进节奏取决于配套政策的出台。金李提出,利用信托机制吸引社会资金进入养老行业,这种机制应和一般通道业务区别对待,不受近期关于融资类信托的有关政策限制。另外,以养老信托为契机推动信托制度建设,建议借助养老信托打开一个窗口,试点开展财产规模不限的动产类资产信托业务,便利普通百姓设立养老和财富传承有关的民事信托。 经济发展新动能 新基建和新型城镇化 信托业的发展与宏观经济的周期变动具有较高关联性。对于当前经济发展新动能,金李表示,今年两会上对于经济发展新动能提出“两新一重”的概念,“两新一重”指新型基础设施建设、新型城镇化建设和交通、水利等重大工程建设。 “新基建有宽和窄两个定义,窄主要指‘5G+云+人工智能’;宽包括信息产业基础设施、新老基建结合、创新新基建等。”金李说,新基建能有效带动增长,仅5G今年就可以带动产出1.2万亿元,预计到2025年可以达到6.3万亿元;人工智能今年可以达到1万亿元,最近8年来实现50%以上复合增长率。 就信托业而言,2019年以来,投向基础产业领域的信托资金占比持续提升,显示出信托业积极响应国家号召,落实宏观政策要求,支持新基建领域发展。2020年一季度数据显示,在信托资金投向中,工商企业和基础产业稳居前二,未来规模和占比仍有望持续提升。业内人士认为,未来信托业仍将按照“六稳”“六保”要求,积极采取各项措施,稳步加大对实体经济和中小企业的资金投入,着重引导资金进入工商企业和基础设施领域,支持国家重大战略实施和企业复工复产,提高金融服务效率。

  本报记者 胡萍

  信托业回归本源出路何在?在转型需求日益迫切的今天,各家信托机构都在加大探索和实践的步伐。

  “信托的规模以及影响力足够大,而且随着经济的发展,信托机构和信托机制将会得到长足的发展,这符合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方向。”中国信托业协会智库单位北京大学国家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金李告诉《金融时报》记者。

  今年两会,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的金李提出充分发挥信托制度优势,大力发展养老信托的提案;在6月11日中国信托业协会召开的一次内部座谈会上,他结合信托业回归本源趋势,对信托业发展机遇提出分析思考。

  信托机制灵活

  可肩负金融创新职责

  2020年,信托行业积极响应监管号召,持续压降资产规模。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,全国68家信托公司受托资产规模为21.33万亿元,环比持续下滑,但降幅持续变缓。

  “作为银行之后的第二大资产门类,即便在有意控制规模的情况下,信托业仍保持快速的发展; 而且几十年来经过七次治理整顿,信托业仍然顽强发展,可见信托公司具有极强的生命力。”金李说,从国外实践来看,随着经济的发展,信托机构和信托机制也将会得到长足的发展,符合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方向。

  信托本身具有制度灵活性,可以打通不同类型和久期的资本市场,这一点在金融行业分业监管态势下,是别的金融机构和产品很难以企及的。因为其机制灵活,信托行业长期以来肩负着国家金融创新试点的重要职能。在金李看来,由于信托受到严格监管,门槛也较高,对合格投资人的较多要求,其目标客群规模小,集中于高端人群,承受市场波动和政策变化的能力较强,所以,利用信托机制的高门槛进行一些创新试点,可能比通过商业银行要更加稳妥。

  面对当前金融业的开放大势,金李提出,金融机构需要在政策上和关键业务的实践上有一定的储备,以更好地应对金融行业全面对外开放。就信托实践而言,仍然需要在制度突破上有更多的创新思路。

  发展养老信托

  强化养老第三支柱

  鉴于信托所具备的制度优势、创新力和生命力,再加上养老产业的市场需求,金李认为,信托公司与养老行业商业化发展的契合度较高,未来对于打造养老第三支柱将发挥巨大作用。

相关信息: